澳门8455新葡萄娱乐在线-官网

武隆酒店预订   武隆景区门票预订
TAGS / 网站地图 / 网站导航

川江好吃佬儿――桡胡子

文章来源: 武隆旅游      编辑:陶 灵     时间:2012-08-14 11:37:05    
摘要: 从古代三峡人挖空树杆做成的“独木舟”,到后来的大大小小柏木帆船,都是靠人划“桡”作为主要动力,“胡子”则是川江一带男人的别称,逐渐就对船工就统称为“桡胡子”。

  川江桡胡子

  柏木帆船称雄川江的飞行时代,这一带的船工统称为“桡胡子”。从古代三峡人挖空树杆做成的“独木舟”,到后来的大大小小柏木帆船,都是靠人划“桡”作为主要动力,“胡子”则是川江一带男人的别称,逐渐就对船工就统称为“桡胡子”。桡胡子分为驾长、号工、撑杆、烧火、纤工等工种,驾长是船上的头儿,有前后两个,前驾长负责探水路、操纵前梢、调整方向,地位仅次于后驾长;后驾长把舵、掌握风帆,为全船的指挥者,直接由船老板聘请。

  暗礁密布、水流湍急的川江,船行上水时必须要专门的纤工上岸拉纤。光身裸体的纤工佝偻着背负长长的竹纤绳,一会儿穿爬在岸边的乱石林里,一会儿又涉趟于奔流的江水之中,他们黑黝黝的脊背沾不了一滴江水。隆冬腊月也只能光身裸体拉纤,如果裹着湿衣会更冰冷,也更容易生病。纤工是桡胡子中最苦的工种,地位也最低。

  川江行船中险象环生,随时都会吞噬柏木帆船和船上的人、货,不管你是地位高的驾长,还是地位最低的纤工,凶猛的暗礁、险滩是不会区分的。因此以前有种说法:桡胡子是“死了还没埋的人”,挖煤的窑工是“埋了还没死的人”。这种对桡胡子和窑工生存命运的形象生动比喻,听起来非常辛酸。

  桡胡子与火锅

  桡胡子是有名的“好吃佬儿”,也许“吃”对于“死了还没埋”的桡胡子来说,是最实际和实惠的事。飞行一趟上下水回来,揣着船老板结的工钱急匆匆忙往家里赶,并不光是为了见老婆、娃儿,他们急着回去,还要抓紧弄吃的。第二天回船,把带上的好吃的食物都拿出来,凑在一起,五花八门成了一桌席。

  飞行途中天黑尽了,找一片开阔的卵石滩涂,歇好船,开始弄吃的了。滩涂的卵石缝里夹着冲来的水湿柴,早已被风干、晒干,随便走一转儿就能捡回一大抱,再顺手搬几砣大卵石垒起,架上一只铁鼎罐,把各自带来的食物,不管生的、熟的,合汤合水到进去,麻辣、鲜香、咸甜,什么味儿都有了,滚烫的一大锅。

  黑夜的火光闪烁中,大土碗装满高度的“老白干”,在围着鼎罐的桡胡子手里轮番转着,喝一口传下去,再夹起筷子在鼎罐里捞一箸菜。夏天时大汗淋漓,舒畅、痛快,冬天吃得全身暖和,除湿、去寒。带来的食物吃光了,还是架上铁鼎罐,倒进上顿的剩菜,再放些花椒、泡椒、老汛油分廖菜、豆瓣酱,熬一锅麻辣味儿的油汤,烫吃着白菜帮子、豆腐、洋芋,喝一碗“老白干”,这样心里才爽,躺下才睡得着。

  旧时的“戏子”在台上亲亲热热扮成一家人,下场后却各顾各的散了,“戏子”的衣食是“打伙找来五裂吃”,而桡胡子在河滩上架起铁鼎罐、围在一块的开开心心,与“戏子”恰恰相反,是“五裂找来打伙吃。”

  卵石滩涂上,桡胡子铁鼎罐里熬着的“五裂找来打伙吃”是一种独创,麻辣、鲜香、咸甜,舒畅、痛快,除湿、去寒,先是被江边的苦力、脚夫学去了,真是不错,后来又传进普通居民百姓人家,久而久之,演变成此刻的“重庆火锅”,形成一种饮食学问,发扬光大起来了。

  川江上再也见不到了桡胡子,卵石滩涂上架起的铁鼎罐也没有了。面对“重庆火锅”的时候,是不是觉得“五裂找来打伙吃”的精髓留下了?

  桡胡子与酒

  酒是桡胡子的命根子,几口下肚,红堂堂的脸上泛着光泽,疲劳和寒气全跑了。

  小时候的冬天,我从江边吊脚楼的窗户望出去,寒风凛烈的川江岸边,经常孤零零地停靠着一两只柏木帆船上,偶尔会从船上的席棚里走下一个赤裸下身的桡胡子,上身穿一件没了纽扣、用一根草绳系住腰的破旧棉袄,领子、袖口和前襟乌黑发亮,光着的脚跟裂开一道道血口子。赤裸着下身的桡胡子也怕冷,双手抱着插进怀里,腋下一边夹着裤子,一边夹着空酒瓶,瑟缩着朝小镇的副食店走来。快要接近小镇那坡石梯时,他赶忙穿上夹在腋下的那条单裤子。在镇上的副食店打完酒回船去,刚下完那坡石梯,桡胡子就马上脱下才穿上去的裤子。

  每个桡胡子的家里,都有一只泡着药酒的大瓦罐,常年没有干过,这是桡胡子的老婆为桡胡子准备的唯一的礼物。桡胡子什么都可以不要,唯独这酒是离不了的。

  回到家里,老婆总是想方设法弄几个下酒菜。几杯酒下肚,桡胡子的眼睛开始打起架来。这时,老婆打来一盆滚烫的热水,让他好好烫个脚,去去寒。在这个当儿,她又为他收拾好了床铺。烫完脚,他便一头钻进被窝,稍会儿,如雷的鼾声响了起来,白天的一切忧与愁都跑得光光的。第二天一早,没打一声招呼,桡胡子就走了。

  丈夫随船去了,永远也回不来了。老婆默默地抱着那只大瓦罐,投进川江的回水沱里,然后,再默默地养育着桡胡子的儿女。儿子大了,送去当桡胡子;女儿大了,嫁给桡胡子……

  桡胡子与茶

  如果说酒是桡胡子的命根子,茶则成为桡胡子的精神。

  桡胡子爱喝青茶,这种茶过瘾。青茶不是绿茶,清明后茶树上的嫩芽长出三四片后才采摘,揉捻时用力轻,保留了叶片更多的青涩味儿,泡出来的茶汁很酽,呈褐色,如同桡胡子的皮肤,其味苦涩,但回味余长,能释躁平矜。

  我小时候的邻居吴大伯,早年在川江柏木帆船上当驾长。每天清晨,他第一件事就是泡茶,抱着一盅热茶,窜东家走西家,连早饭都不吃,也没见他有胃痛之类的毛病。他泡茶要放上半盅子茶叶,搪瓷盅子里面被泡上了一层厚厚的黑黢黢的茶垢,就是不放茶叶,冲进去的开水照样有茶味儿。不知是他垂青那又黑又厚的茶垢,还是因为搪瓷盅子是县上大带领亲手奖给他的心爱之物,盅子从没离过他的手,虽然盅子上的“先进出产者”几个字他一个都不认识。

  吴大伯当驾长那会儿,他在船上抉择土瓦罐贮藏着茶叶,这样才不会跑了茶叶的原气。一般的瓦罐太小,用瓦缸又太大,他居然买了个瓦尿罐,说不大不小正合适,装满后刚好够他喝到第二年的清明后。每逢下雨天,可以赤裸身子浸泡在冰冷江水中的桡胡子,一定会头戴斗笠,身披蓑衣,雨水是生水,淋了头和身会生病。但吴驾长规定,斗笠和蓑衣不准拿进船舱,衣服被雨水打湿了,也马上换上干的,并且连手上的雨水也得擦干。吴驾长说,生雨水有雨腥味,会冲淡茶叶的清香。

  行船途中,经常会遇上感冒咳嗽、牙痛、患火眼这些小毛病,只要在茶汁中放点食盐,每天喝几次,很快就好了,吴驾长称之为茶疗。他茶疗的单方很多,醋茶、蜜茶、枣茶、萝卜茶、丝瓜茶等等数十种,可以疗治很多的小毛病,全装在他肚子里,谁需要,马上道出。

Tags(关键字): 武隆 | 印象征文 |

热门游记

图文资讯

旅游工具

热门资讯

澳门8455新葡萄娱乐在线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