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8455新葡萄娱乐在线-官网

武隆酒店预订   武隆景区门票预订
TAGS / 网站地图 / 网站导航

孝儿侍母十载情

文章来源: 印象武隆征文      编辑:郑名富     时间:2015-01-22 09:28:03    
摘要: 编辑概况:郑名富,男,广东省广州市人,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出生,过去毕业于中山大学,曾经教过书,当过宣传干事,当过学问馆的创作员,此刻在一家大型的国营企业里主编一份内部刊物。

  我有一个邻居,名叫张大明。张大明的母亲在十年前因高血压而倒在了地上,由于抢救不及时,最后便中了“风”,成了一个“瘫子”。

  他的母亲成了“瘫子”,很自然地,就再也不能行走了,而整天只能坐在椅子上,吃饭都要人喂才行(她的手已不能活动了,是僵直的),还有大小便也要人帮忙才可以。除了还能讲话以外,可以说她已经完全没有一点生活能力了,就像一个用泥塑成的“人”——也就是“废人”。

  张大明的家只有三口人,这三口人就是:张大明自己,张大明的父亲,张大明的母亲。他的父亲50多岁,在一个远离他家二十多里的工厂上班,当门卫,是在厂里住宿的,不是每天都能回来,只有星期天才能回家来看看。还好!父亲上班隔家远,但这个张大明上班却离家比较近,只有三里多路,骑自行车一去一回只要半个多小时,还挺方便。

  母亲瘫了后,因父亲不常在家,再则又没有什么此外人可以依靠,所以照料她的任务,就全部地落在张大明一人的肩上。每天清晨,天一亮,张大明就早早地起了床,他忙完自己的事后,再就是赶紧地忙母亲的事——先打来水,给母亲洗脸、刷牙,接着就是梳头;把这搞清楚了,就把母亲从床上搬到正厅的皮椅上来坐;之后,再就是从住地的小吃店给母亲买来早餐,再喂给她吃。待将这一揽子事情忙完后,张大明就骑上自行车到单元去上班。

  中午吃饭以后,单元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,张大明想到家中的母亲,这时他又要回家一次。回家了,他就匆匆地给母亲买中餐吃;吃了以后,再帮她解手,再给她茶水喝。直到母亲说没有什么事了,他就又骑车回单元去上班。张大明照料瘫痪的母亲,都是利用空闲的时间,他上班向来没有迟过到,带领们都对他很是赞扬。

  晚上下班了,一回到家,他就又开始忙了。先是从菜市场买回菜,做晚饭(因为早上和中午时间很紧,都没有工夫自己做,只好从附近的小吃店买来吃;而只有晚上时间充裕了,才可以自己做饭吃);晚饭弄熟了,先喂给母亲吃;母亲吃了后,再自己吃。饭吃过后,把一些小事一料理完结,接着就烧水给母亲洗澡;洗了澡,再就陪母亲看一会儿电视。直到母亲说想要睡觉了,他就把她从正厅的皮椅上搬到床上去。

  星期天,单元放假,不需上班,张大明这时有工夫,于是他就用轮椅推着母亲到附近的街道上去走一走,让母亲散散心,一边走,一边和母亲谈讲;有时还把她推到附近不远的流花湖公园里去玩 , 逛喷泉,逛假山,逛绿林,叫母亲欢喜得不得了。

  平时张大明去单元上班后,家里便只有他母亲一人了,因他母亲不能活动,就只能在家中呆坐,想看电视也看不了——因为她不能操作,自己无法开,自己无法关——像这种情况,你凭脑子就可以想像得到,她肯定很孤寂、肯定很苦闷。为了驱散母亲的这种孤寂、这种苦闷,于是张大明便专门地到街上去买回了一个小收音机,每天早上他出门去上班的时候就把那收音机打开,将音量调好,调得不大不小,然后就放在母亲身边的桌子上让母亲听;待晚上下班回来,就再将它关上。

  张大明在他的母亲未瘫痪之前,曾谈过一个女朋友,名叫刘虹。这个刘虹跟张大明已经交往了一年多的时间,两人彼此之间也有了一定的感情;可不想,张大明的母亲这时陡然一瘫,这个刘虹竟马上地变了脸,跟他“分了手”,各奔东西了。刘虹跟他分了手,张大明一点儿也不怨,一点儿也不恨,他并不把这事怪罪于自己的母亲,他认为自己的母亲变“瘫”,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人家不能接受,那就由她去吧!

  失去了女朋友,张大明还是依然地像往常一样的生活,情绪丝毫也不消沉、丝毫也不低落,每天他都把全部的“爱”倾注在母亲的身上,对母亲照料得无微不至。母亲对他说:“是我害了你呀,儿!让你的‘虹’(指刘虹)走了,我很对不起你呀!”哪知,张大明却说:“妈!您别这样讲,您不能说对不起我!您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,只有我对不起您!为了您,我一辈子不找女朋友,不结婚,都无怨无悔,都心甘情愿!”

  她的母亲睡的是一个房间,张大明睡的是一个房间,两个房间隔着一道墙。每天夜晚,大要凌晨一、两点钟的时候,张大明总要起床到母亲的房间里去,问母亲要不要“解手“?如果母亲说要”解手“,他就把母亲抱到卫生间里去;假若母亲说不需要”解手“,那张大明就返回到他的房间里去从头睡觉。

  张大明的母亲因一年到头都是坐在椅子上的,下半部分几乎没有活动过,从头至尾椎骨差不多都变“死“了,像这种情况,稍微有一点卫生常识的人都晓得,那是很容易得”褥疮“的(也就是痛油分廖部烂),尤其是夏天,更容易发生。为了预防母亲生这种”褥疮“,所以每隔两、三天,他都要给母亲洗一洗澡,让母亲的身上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;到了夏天,他更是一天给母亲洗一个澡,还买来”花露水“,喷在母亲的身上、椅子上、床上。

  他的母亲虽说不用到外面去活动,不用跟社会上的人打什么交道,而是一天到晚地在家中,但她的“穿着“却一点儿也不差,甚至比有些在单元上班的五十来岁的女人还要穿得好,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都能在她的身上得到充分的体现。每年张大明都要给他的母亲买几件新衣服,逢年过节更是不能少,什么鞋子、袜子都不缺,很丰足。母亲对他说:”大明!你不用给我买这么多,买这么多我也穿不完!“张大明说:”您此刻穿不完,不用急,那就放着吧,等以后慢慢地穿吧;反正我要对您好才行,您把我辛辛苦苦历经艰难地地养大了,我此刻要殷勤厚意地回报您才是,才能对得起您的抚育之恩······“

  时光一晃,不知不觉,张大明悉心地照料他瘫痪的母亲已有了整整的十年。这十年里,他几乎每天都是那样做的,没有哪一日是例外。他“孝母”的事迹在我们的周围传开后,去年12月,有一个女青年很受打动,主动地要跟张大明“结识”,她说她要成为张大明的“贤内助”,要帮张大明养母亲。张大明很高兴,此刻他跟那个女子正谈得“火热”,估计不要多长的时间,这个“三口之家”就会变成“四口之家”。

  “张大明,顶呱呱;一孝子,人人夸;十年养瘫母,行为真是佳 ;我们每个人,都要学习他······”这是一个业余青年诗人,为张大明写的一首小诗,这首诗发表在我们这里的市报上,引起了很大的反响。他的事迹虽不惊天动地,但很有一定的现实意义,对我们这个社会的精神文明建设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。

  张大明,一个好样的青年!张大明,一个“孝母”的楷模!

  编辑概况: 郑名富,男,广东省广州市人,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出生,过去毕业于中山大学,曾经教过书,当过宣传干事,当过学问馆的创作员,此刻在一家大型的国营企业里主编一份内部刊物。本人从2000年开始发表作品,现已在150多种报刊上发表过各种体裁的文章2580件,此中有36件曾获得过地级以上的奖励。

Tags(关键字): 印象武隆征文 | 印象武隆 |

热门游记

图文资讯

旅游工具

热门资讯

澳门8455新葡萄娱乐在线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